随秋曳澜学武的事情很不顺利。

    单是为了敷衍谷俨就耗费了邓易很大的精力——偏偏秋曳澜莫名其妙蹦出来个表哥,防贼似的防着他。

    好不容易这位表哥允诺亲自指点他武技,但真正开始学了之后,邓易悲哀的发现,自己低估了那位未婚妻在武学上的天赋,却高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资质。

    依照阮清岩的说法,他想学有所成,没个十年八年就不要指望了。这位阮家嗣子毫不讳言:“若以谷俨作为标杆的话,十年八年之后你想得手,不但要他依旧对你毫无防备,还得用毒,当然最重要的,是运气!”

    十年八年之后……

    邓易自嘲的笑了笑,谷俨向来喜新厌旧,对他这个表弟虽然有所不同,但,他的容貌岂非也是鲜有人能及?

    到那时候倘若他已经被抛弃,那可是连靠近这个表哥都做不到……

    “何必钻牛角尖?”阮清岩看着他,笑得意味深长,“你不是学武的料,但报仇岂是只能凭借武力?”

    “我没有……”他本能的想要否认。

    “希望某个人死的不只你一个。”阮清岩只是笑,“你好好想一想吧!”

    早已在复仇之路上跋涉多年且目标明确的阮清岩,一眼看出刚刚踏上这条路的菜鸟那尚且迷惘的心思。

    所以他耐心的等到数年后,才让已经“投靠”了谷氏的秋聂,正式发出了邀请:“况氏父子最信任的那位乐山先生,正是我们‘天涯’前任左护法。这对父子的性命,早就不是他们自己的了。况氏倒台,没有了兵权的支持,谷氏又还能有什么前途?你要报父仇,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机会!”

    邓易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不仅仅是这几年中他经过反复思索,到底还是选择了为父报仇,也因为他明白,知道了乐山先生的真实身份后,如果他还不明确表态的话,秋聂绝对会立刻灭口!

    他不想死。

    至少在看到谷俨死之前他不想死。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作为谷俨最“疼爱”的表弟,又是自幼生长广阳王府。广阳王是个庸碌的人,王府大权皆操于谷俨之手,王府其他子嗣根本不敢跟谷俨争——这种情况下,深得谷俨宠信的邓易,能做太多事了。

    比如说撺掇谷太后杀子——连谷俨自己,恐怕也是在下狱之后才反应过来,他之所以会这样悍然逼迫谷太后,归根到底是因为邓易那些日子有意无意的提醒吧?

    看似被他猝然要求去对皇帝下手的秋聂,其实早有准备。

    不然,怎么可能逃脱得了谷俨的灭口?

    但邓易自幼落在他手里,任他摆布的经历,蒙蔽了他的警惕心。

    按照邓易原本的想法,谷氏倒台,那么自己肯定也是逃不过去——他也没想过逃出去。

    这些年来在王府寄人篱下,半客半娈.童的生涯,至少在明面上,他已经没什么前途可言了。

    换个人兴许还有改头换面的指望,但他生就一副连女子都自愧不如的艳丽容貌,再怎么改变,又如何遮掩身份?

    所以他在出卖谷俨的同时,就做好了陪葬的心理准备。

    却不想,秋聂却在谷俨出事前,将他打晕,强行带出了广阳王府。

    更没想到,谷俨临死前非但没有拖他下水,还尽力为他善了后。

    邓易不知道自己是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