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雪芝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超凡脱俗的,聪明出众的,天资卓越的,天香国色的……她都见过。外加她父亲的绝代风华早已让她对人的貌美产生了抵抗力,任何人都无法单凭外貌吸引她。

    虞楚之却一直霸道地占据她的注意力——其实不止是她,任何人都在看他。许多男人甚至放弃去看风情万种的七樱夫人,而将目光转投在他身上。

    可是,他给人的感觉不仅仅是潇洒,或是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他的言行举止优雅而谦逊,却有一丝难以隐藏的狂妄,冷漠。如同冻结了千年的寒冰。

    终于,他玩够了。轻松地击败了雪芝。

    雪芝用眼角看了看他抵在自己喉间的折扇,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用的是什么武功?”

    出口以后才发现,这句话问得实在太外行,甚至有些掉价。但显然无论她说什么,虞楚之都不会给她正确答案。

    “剑法名字很重要么?雪宫主必然没有听说过。”

    “我没听过,却觉得十分眼熟。”

    “是么。”在听到主持人宣布胜负的时候,虞楚之收回折扇,摇了摇,身形一闪,又出现在七樱夫人身后。

    其实,重火宫的人都觉得他的剑法十分眼熟。只是看出来他武功路数的人,只有两个。

    重雪芝和穆远。

    他们之所以觉得眼熟,是因为重莲的秘笈。

    ——虞楚之使用的剑法,竟和穆远修炼的《沧海雪莲剑》,还有雪芝修炼的《三昧炎凰刀》是同一种套路。

    雪芝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一种修炼方法是重莲开辟的新派武学,除了她和穆远,没有人知道。而且,重莲的秘笈是阳性内力修阴性招式,阴性内力修阳性招式,需要两个人同时修炼并配合才有极强的杀伤力。

    可是,雪芝感受不到虞楚之的真气。或者说,他的体内有两股真气,在他使用招式的时候,便是阴阳内力交错着。

    武学的最高境界,便是同时拥有阴阳内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两脉内力的攻击力和身法。

    合二为一,并不是等同于两个人的实力。而是大大超越了两个人的实力。如果这个人又恰好是个有深厚武学功底的奇才,那便极有可能成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下第一。

    但这也只是理想的状态。同时拥有两脉内力的人,不是走火入魔,就是武功尽失。或是死人。

    “莲翼”却是突破这一理想状态的秘笈。但也有人说了,这两本秘笈是给神仙或鬼怪修炼的,凡人的体质去练,想都不要想。

    所以,虞楚之有双重内力的设想可以排除。

    不管如何调理自己的内息,虞楚之对他的剑法熟练程度已经超过了雪芝。也就是说,他比雪芝更早修炼。雪芝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有人谱写出一套同样套路的剑法,唯一的可能性,便是秘笈外泄。

    究竟是几时发生的事?

    事情越来越乱了。

    雪芝败阵之后,短时间内便再无人上台挑战。台上的虞楚之似乎也不急着下去,而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等待。

    穆远忽然握住剑柄,上前走了一步。

    “穆远哥,别去。”雪芝站了起来。

    护法和长老们的眼神都变得焦急起来。可是,穆远却听了雪芝的话,退回原处站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