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突然很感谢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因为你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和我不同的是,你承载了我余生所有的牵绊。

    “你找谁?”见这个男生一直在他们家门口徘徊,刚从学校回来的信母走近问道。

    “阿姨您好,我叫杨孟原,是信楚离的同班同学,今天冒昧前来,是有事儿想跟楚离说。”杨孟原有些拘谨,十分礼貌地说。

    信母打量着男生,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很老实。“先进来吧,楚离在楼上写作业,我去叫她。”信母换上拖鞋,朝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

    他知道信楚离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母亲是德凉的老师,父亲是有名的医生,但家里的严谨的气氛还是让他有些吃惊,所有的地方都收拾得一尘不染,与其说是整洁,不如说是不像是有人住在这里。

    信楚离从二楼走了下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她穿着家居服,比平时穿校服时有人气儿多了。“有些话想对你说,现在方便出去吗?”

    已经毕业两年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鼓起勇气来到这里的,大概随着年龄的成长,心灵的成长,所谓勇气的东西也会成长吧~

    信楚离看了眼站在二楼的信母,而后点点头,“你等我一会儿,我回房间换衣服。”

    信母也没说什么,转身朝书房走去了。

    “好久不见了,你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走在路上,杨孟原用眼睛偷瞄着她,笑着说。

    “嗯~人也不一定非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她盯着柏油的路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孟原看了她一会儿,而后笑着说:“也对,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改变。之前我们群里说的同学会,你会去吗?”

    “有时间的话,应该会去。”

    有时间的标准是什么呢?其实只要你想去,总归是有时间的,就看你的心是怎么想的了。

    见旁边有一家饮品店,杨孟原拉住了她的胳膊,笑着问:“我们总不能这么在大街上闲逛,进去坐坐吧,我请客。如果还当我是朋友的话,这次就不要拒绝了。”

    信楚离看着他拽着自己胳膊的手,“先把手放开,我不习惯跟别人有肢体接触。”

    杨孟原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有些脸红地松开了手,“对不起,我一不小心就……进去吧,这家店的雪冰很好吃,之前来过一次。”

    信楚离没再拒绝,跟在他的身后,进了饮品店。

    “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她盯着桌上的蓝莓沙冰,用勺子戳了戳,舀了一勺送到了嘴边。

    “其实,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杨孟原放下勺子,神情认真地看着她,“你那么聪明,应该早就猜到了,我今天找你是想说什么话。”

    他冲对面的人笑了笑,用手摸了摸后脖子,有些害羞地说:“本来应该早就说出来的,但是我才发现自己的勇气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差很多,所以一直酝酿了两年,才有勇气来找你。”

    “你或许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了,那是我来德凉上学的第一天,我也不清楚你有什么魔力,但是你本身就是一直吸引着我,吸引我慢慢地去靠近你,了解你,慢慢了解你之后,发现自己陷得更深了。你不要有压力,我只是单纯地喜欢你,也不是非要得到你的什么回应,只是想把这份感情传达给你,不然我怕自己以后会后悔。”

    “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