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柒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只静静的看着他,眼眸平静。苏捌不说话,但很快就低下了头,薄唇紧抿,双手交握,片刻,才低低的说:“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希望你能跟我说点什么。”苏柒的语调平淡,没有太多的波动。

    苏捌不说话,一再的沉?。

    “你还是不准备跟我说吗?”

    “姐,你既然回来了,你就好好在家里养着,外面的事,你不需要管。”他低着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你想给我一个什么样的惊喜?说真的,你最不该做的就是让我醒来,不如就等整件事告一段落的时候,再让我醒来,反正你们有这样的本事,不是吗?”

    苏捌抿了一下唇,眉头紧皱,抬起眼帘,深深看了她一眼,说:“姐……”

    “小捌,我记得你说过,永远都不会做伤害我的事,可结果呢?梁睦是什么身份,你一定是知道的了,然后呢?然后你做了什么?这就是你说的永远都不会伤害?嗬。如果连你都要骗我,这个世界上我到底还能够相信谁?”

    其实苏柒的身体还很虚弱,到现在说话也没有太多的力气。

    “我不会,我不会伤害你!”他强调。

    “你跟顾东笙在密谋什么,你现在原原本本都告诉我。”

    “你还要站在陆靖北那边吗?”

    苏柒的眉目终于有了一丝激动,瞪大了眼睛,说:“难道你觉得顾东笙很可靠吗!你知不知道顾沈两家的关系本就不错,只是沈仕康金盆洗手,不愿意再碰道上的事,顾家才会痛失一臂。”

    “现在梁睦死了,纵使沈仕康脾气再好,自己疼爱的儿子惨死,你猜他会怎样!你们要的不就是三家联合,然后把陆靖北置于死地吗?苏捌,那个人是江北啊,当初在福利院时,跟我们一起的江北啊。”

    “他早就不是了!”苏捌厉声反驳,“如果他是当年的北哥,他就不该这样对你,”

    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紧握成拳,说:“来人,请小姐回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离开这里半步。”

    苏柒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他,眼眸微动,“那你就没有想过,真正让我变成这样的人到底是谁?你就觉得顾东笙对我好?我会变成今天这样,走不了回头路,是谁造成的?是江北吗?不是他!从来就不是他!他防着我是应该的!”

    “明知道我另有所图,还把我留在身边,帮我走到今天的位置,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他如果真的狠,不费吹灰之力,甚至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让顾东笙亲自杀掉我,你明白吗!我是顾东笙手里一颗有用的棋子,一旦我没用了,背叛了他,我没有活路。”

    “他们两个,我一个都不会留!”苏捌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直接就离开了家门,不管苏柒如何叫他,他都没有停下脚步。

    苏柒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身形一晃,直接坐回了沙发上,胸口微微起伏。

    之后的几天,苏柒被禁闭在邢宅内。

    她倒也没有做任何抗拒的举动,而是踏踏实实的按照方筠的吩咐养身子。

    但方筠看的出来,她看似安稳,实则私下做了不少事,虽然她心里很不希望她再为陆靖北做任何事,但她就当做看不到,从来不会多说一句。

    这天晚上,邢家上下显得十分静寂,苏柒洗了个澡,从卫生间出来。换身早就准备好的衣服。然后去了方筠的房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