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甩镋杆,一个穿着破烂红袍的血人跌入尘埃之中,拽掉了缠在镋翼上的半尺黄绫,宇文成都看着满目疮痍的战场轻渭了一下,将凤翅镋收入得胜钩中,翻身下马,捡起了地上的半块玉佩,狠狠攥在掌中。

    “嗡”的一阵轻响,身后片惨叫声传来,急忙回过身来,却发现自己仅余的不到十五个属下已经插满钢针,如破布一般瘫软在地上。

    “天宝儿,那块玉佩是假的,丢了罢!”一把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宇文成都的身子狠狠的颤抖了起来。

    “假的?为了这个东西,折损了我一百多个属下,为了这个东西,我师兄命丧贼人之手,为了这个东西,这帮杀才居然冒着大不违私造军械,到头来却是假的?!”

    手中咯吱作响,如糖霜般的碎末在手缝不停流出。

    “嗡”的一阵轻响,身后片惨叫声传来,急忙回过身来,却发现自己仅余的不到十五个属下已经插满钢针,如破布一般瘫软在地上。

    宇文成都转过头来咬牙切齿的看着一个长的慈眉善目的中年人,咬着牙沉声道:“为什么!”

    那中年人听到他这样的语气,眉头一皱,冷声道:“什么为什么?这就是你和你爹说话的态度?两三年没见,怎得连规矩都忘了?”

    宇文成都闻言颓然坐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插满钢针的属下,低声道:“可他们都是我的属下,有的还跟了我好几年了啊。”

    见他这个样子,那中年人眉头皱的更紧,走上前去一脚踹在他的腿上,怒道:“什么你的属下,他们都是陛下的属下!你记住了,五蕴司你只是替陛下代管而已,他们压根就不是你的什么人,陛下要他们死他们就要死,没什么可心疼的!说过多少次了,作为一个武人,过多的感情会拖累你的进步,你怎么至今还是这个死样子?给我站起来,我宇文家没有这样的懦夫!”

    不管那中年人怎么训斥,宇文成都就那么坐在那里不闻不动,一丝反应也没有,良久才盯着着地上的死尸喃喃道:“爹啊,我不甘心啊!”

    那中年人眉头一皱,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得叹了一口气道:“罢了,既然你心结难解,不让你去恐怕这个疙瘩永远解不开的,即如此想去你就去吧,不过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陛下将在陪都洛阳举行万国大会,到时你要替陛下会斗各国高手,镇服各路宵小,此乃国家大事你切莫有所延误啊!此次前去,你带上独狼、黑狐吧,毕竟你不在是五蕴司的人了,行事诸多不便,有事交由他们周旋即可。”

    挥了挥手,一个袒胸露背的大汉和一个胡服劲装的女子从强盗队伍中走了出来,冲着宇文成都躬身施礼。

    宇文成都对两人点了点头,冲着中年人一拱手,翻身上马,一抖马缰,带着两人一溜烟的向远方行去。

    中年人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从怀中掏出一个染满血渍的白布,伸手打开,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凤篆沉思良久,哼的一下冷笑了起来:“罢了罢了,今日好歹让你逃过一劫,也是你的气数未尽使然,即如此就让你多逍遥一段时日好了,晋阳的事情老夫就不再掺和了,李渊、李渊……哼,你这个逍遥王爷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明年寒食老夫可又多了一家需要祭祀的冤鬼了啊!”

    说罢掏出火折子将白布点着,随手一扔就转身上马,带着属下往与宇文成都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潼关外,一队由一个全身披甲的十二三岁少年带领的队伍护送着一架华丽的马车向大门的方向奔来,城门官见状赶紧安排兵丁疏散人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