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炫尘合上了摊在面前的五线谱,一脸明媚的微笑显得魅力十足。关掉教室内的日光灯后,费炫尘向体育馆方向走去,体育馆4楼是舞蹈房,那里有暂时闲置的钢琴,由于音乐教室可能有学生上课被占用所以只好到那里去啦。

    当灵感来了的时候,面前的障碍困难似乎都不成了问题;但是哪有一名作曲者会有莫扎特一样的天才音乐头脑可以维持高频率的创作的呢?而现在费炫尘就遇到了这一问题,毫无头绪的他用手撑着头俯视着操场。

    看着与桐光学园相比有些简陋的足球场,费炫尘想起来半决赛的日子日益临近,虽然身在东京但是突然萌生了想要回川崎的想法。

    费炫尘虽然觉得小岛健二有时候不太靠谱,宫本武看起来有些内向,尤其是在同世代的异性面前,小林前辈总是一脸坏笑,川崎前辈的脚伤让人揪心,高濑忠司对自己总是万般依赖,而竹内太郎看到自己似乎总是放不开,但真的是一群有趣的人啊!

    不知不觉上午的时光就这么在舞蹈房度过了,费炫尘中午在学校餐厅买了一份三明治和咖啡牛奶后便离开了学校。

    如果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太多也会显得手足无措,即使是克制力强的人也会想要放纵。

    费炫尘放松自己的方式就是踢一场球,回家洗一个热水澡然后躺在床上看小说。

    最近白天上课,晚上作曲并且为《龙樱》的剧本做一些参考性的建议提供给编剧秦建日子,偶尔在习题册上遇到了有趣味性的题目他也会记录下来,费炫尘发现他的生活好似过于文艺,那种看着窗外的樱树叶发呆一下午的校园生活不知不觉又远离了自己。

    费炫尘打算抛下脑子里纷繁复杂的舞蹈动作,令人绞尽脑汁的剧本建议,坐上电车到新宿的纪伊国屋好好的充充电。

    由于是工作日,少了许多的学生军和周围公司的白领一族,纪伊国屋的各排书架之间的间距也看起来宽敞了不少。

    “如果真的能够出版,那真是太棒了。”费炫尘在轻小说专区感慨道,希望key社能够让他圆一回作家梦。

    费炫尘拿起畅销的《凉宫春日物语》,翻到上次看到的地方开始看了起来,不过站久了感觉腿有点酸,他环顾一下四周,准备找个人流少一点角落坐下来慢慢看。

    费炫尘手臂夹着书,向陈列着外国英语原版名著的进口图书书架后排走去,那里由于书的价钱较为高昂而且全是英文和其他外语的书所以关注的人比较少而显得更加安静。

    费炫尘走到书架最后一排,惊讶地发现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短发女孩手里拿着一张纸往嘴里塞。

    那个女孩眨动着黑色的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费炫尘这个不速之客,似乎她的大脑刚才还过于兴奋,一下子还没缓过神来她正被一个和他同年龄的男孩盯着看。

    “这个······你把书店的书······撕下来······送进了嘴里?”费炫尘支支吾吾的说,对于眼前这个吃书的女孩感到一丝畏惧,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异食癖”,专门喜欢吃常人不吃的东西的那种人?

    费炫尘依稀记得在电视节目里有看到过介绍“异食癖”,吃玻璃,吃泥土甚至还有吃金属的,这个女孩只不过是吃书,或者是单纯的想要吃纸?和那些奇怪的人比起来还稍算正常吧!

    短发女孩意识到自己的不良行为被发现后,像个受惊的小兔子将手上的书放回了书架原处,不过塞进嘴里的那张纸可丝毫没有吐出来的意思。

    短发女孩像个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